林美兰:为快乐买单

发布于:好学网 编辑:好学网 2020-02-16 阅读量:0

  为快乐买单

  ● 林美兰

  儿媳爸妈是“小土豪”,给儿媳取个可笑的名字。儿媳皮肤细又白,脸庞婴儿般柔嫩,如豆蔻女孩还没长成,可她大学毕业,已成我孙子的妈。

  亲家和我们为孩子,各掏1万元。儿媳捧着不忍释手的手机,如老鼠上粉墙——巴不得,乐了:“我不如做个全职的家庭主妇。”

  亲家也是吃苦耐劳,创业成功的,不支持。

  我原是中学的校长,我理想的儿媳是让孙子更优秀的人。到底,教育意味一棵树摇动另外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,我也反对。那晚,在外头咖啡店落座,我招呼先生、儿子过来。“妇女解放,不要走回头路嘛。”我表态。先生谈拿破仑在兵临城下,有人提议调动学生参战时说,他不愿取金蛋而杀掉他的老母鸡:“我们让儿媳成为优秀的职业女性。”儿子犹豫一会儿,也想让儿媳只休产假:“尽管找个好保姆难找个月嫂更难,但爸的企业需要接班人,我希望儿子长大能接管家族企业。而儿子优秀,老婆最为关键嘛。”

  孙子满月宴,家人回来在大厅落坐,先生谈他爸,在国家遭遇自然灾害时,跳崖了。他妈是家庭妇女,家里更穷得叮当响,每天叫醒兄弟姐妹的,不是闹钟也不是梦想,而是饥饿。儿媳却理直气壮:“那年的事情。我做家庭主妇,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,你们忆苦思甜干吗?你们辛苦,不就是为我们快乐吗?”

  时钟嘀嗒嘀嗒。

  不是!我气鼓鼓地,差点大喝。

  女人确实苦点。世世代代,肩负重任,十月怀胎,还要精心地抚养孩子。眼睛倒影出我晕眩的过去,我生儿女,只休满产假就去教书。我掷地有声:“那时仿佛是一场乱梦,我边带孩子边打拼,几次进修,才蹚出一条新路。我退休10年,在私立学校任教,也是在为后代铺路。不过,我没打算花钱让谁‘快乐’。”

  “我们辛苦打拼,中产够不着,她打算就此歇着?”先生问。

  在职场,我毒舌惯了:“你的快乐,为什么要我们买单?”

  儿媳被抢白,脸红扑扑的:“不是说妈妈是家庭的灵魂,温和又慈祥,决定孩子人生温度吗?我怕我在外拼搏,家务没人分担,快累死了,怎能始终扮一张笑脸,以平和的情绪让宝贝幸福呢?”她旁若无人地哭了:“我不是九条命的猫,是在家带孩子,还是天天把孩子丢下,你们看着办!”

  儿子发慌,手忙脚乱,恳请我们:“你们不要说了。”

  儿媳也许是矛盾体,仿佛有警戒声回响耳畔吧,似懂非懂地咕噜:“人的心中,有接受最坏遭遇的准备,才能获得心理的平静吗?”

  孙子哭了,儿媳进房前还是拉下脸:“你们雇奶妈吧。”

  但孙子三个月满,儿媳含泪把孩子送社区托儿所,上班了,回来眼泪滴嗒:“你们帮我,是情分,好吧。”

  儿子静水深流般,侃侃而谈:“父母优秀,对宝贝,最好。”

  儿媳毫无顾忌地大笑:“我活成一束光么,才能照亮我的宝贝。”

  只是我没料到,过几天,儿媳请她老家的一个寡妇,听说是亲戚,在家替她照看孩子。每天,她无忧无虑,轻轻松松地开车回家奶孙子。不日,还升了职,领到比以前更高的工资。

  媳妇原是学霸,把两个半字想象“老虎”的人,率真,随和,没心机。但人最怕突然听懂一句话,她如浑浊的湖泊清澈见底,奇珍异石袒露在阳光下,破啼为笑:“我苦点,也要把命运,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!”

  “爸妈,幼治,偶而幼稚。”

  儿子讪笑,眼神却直愣愣地,逗留在可爱的老婆脸上:这哪是要做全职家庭主妇的老婆?

  儿媳眼神诡异了。喵……宠物店送来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猫。

  ——四届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选

  评 点

  家庭题材非常适合做小小说的素材,它看起来是家长里短,絮絮叨叨,但这也是它最接地气有人气的所在,选择好素材,很容易和读者产生共情。美兰同学非常关注家庭婚姻题材,祝愿她能够在这座富饶的矿藏中发现更多”财富”。

  作者简介

  林美兰,福建省作协会员。作品散见《百花园》《福建文学》《泉州晚报》等报刊,著有小小说集《火凤凰》《与梦同行》《天下无骗》,金麻雀网刊2019年度新媒体小小说优秀作家。

相关推荐

生涯规划 更多+

交流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