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中考记忆

发布于:好学网 编辑:好学网 2019-10-02 阅读量:0

  汪卫华,宁国市竹峰街道竹峰村人,现工作于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。

  

 

  我是1978年夏天参加中考的。当时国家刚刚停止十年动乱,恢复了中专和大学的统一招生考试。我就读的学校是宁国县竹峰初级中学。这是一所当时刚建立不久的学校,我们是第一届学生,学习条件很差。刚开始只有两位老师,这两位老师的姓氏在我们当地比较特别,一位是教语文的巴泽民老师,一位是教数学的舒学诚老师。校址在修建皖赣铁路废弃的厂区,教室利用的是厂区的工棚。在老师和学生们的一起努力下,直到1977年秋季的时候,才建成了简陋的校舍。因为受十年文革的影响,我们的知识基础很薄弱。我记得初三的时候,我还不太会解一元一次方程,物理和化学的基础更差,学的理化知识多是和农村农机、肥料等相关的科普知识。幸好当时学校从春季改秋季,这样我们初三学生要从1977年的二月读到1978年的六月,多读一学期。这增加的半年时间给了我们补习欠缺知识的宝贵时间。1977年底恢复高考,激发了年轻人学习的热情,学校也开始重视学习,在初三的第三学期,学校请来了很多新老师帮助我们补习,尽量弥补荒废的学业。给我影响最深的是数学老师王子刚老师。王老师文革期间一直在农村务农,重新工作的机会使得他教学更认真负责。当时学习资料缺乏,他搜集了很多资料,采用灵活多样的教学形式给我们归纳、讲解初中数学的主要内容,告诉我们如何举一反三,灵活运用数学知识,这引起了我对数学的极大兴趣。我还从一位同学处借来一本文革前的中学物理教材,这本从前苏联翻译过来的图文并茂的教材,把中学物理介绍的全面详细有趣。例如,我记得书中有个题目是:在海上航行,看到一座冰山,根据浮力定律就能从水面上冰山的大小估算其水下部分的大小,这样船长就能避免轮船和冰山相撞;利用足够长的杠杆就可以撬动地球!我自己利用课余时间把这本书认真读了多遍,并推算了书中的习题,这本书不断让我加深了对初中很多物理概念的理解,也使我认识到物理非常有趣,非常重要。总之,这半年的学习,使我对读书、对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有了初心,也有了梦想。少年心,科学梦从此一直伴随着我。

  当时,我父母因为被错划为右派,发配到老家农村。父亲身体不佳,母亲不会农活,家境比较困难。在我的记忆里,那时家里总有干不完的活儿。平时我需要帮助母亲做家务,父亲干农活,用于学习的时间有限。我记得,直到中考前的那个周末,我母亲才允许我不干家务和农活,把时间用于中考准备。我那时已经习惯在天气晴朗的周末帮助家里干活,雨天的周末才可以学习或者玩玩。考前的那个周末天气晴朗,非常安静,我一整天在家里复习准备,看着母亲在我身边忙来忙去,觉得非常不自在。直到现在,如果是在晴朗的日子里游玩,我仍然有不自在的感觉。

  考试前一天上午,我母亲让我拿了十个鸡蛋,去当时的供销社小店换钱,作为考试两天的生活费用。在去供销社的途中,遇到正在田里插秧的哥哥。他问我去哪里,我告诉他去供销社用鸡蛋换去考试的盘缠。他从水田里走到我身边,给我五角钱,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。那时的五角钱是一个农民一天辛苦的工钱。我清楚的记得这是两张二角的纸币和一张一角的纸币,他用一角的纸币把两张二角的纸币横向整齐的固定在一起。他们平时对我的学习似乎不是太关心,这些临考前的重视和关怀对我触动很大,既给我以鼓励,也让我第一次有了责任的感觉。

  下午,我和同学一起步行了十多里地,到霞西中学考点参加中考。参加中考的人很多,有周围几个公社(相当现在的乡)的初级中学的学生,有社会上参加考试的下放知青,考生年龄参差不齐,年龄大的有三十多岁的知青,小的是十四、五岁的应届生。考试期间的餐食非常简单,早餐学校食堂提供一碗粥和咸菜,中午和晚上是一份米饭、一个炒素菜加上咸菜。我们这些考生就住在学校的学生宿舍,每个宿舍内有十几个比较粗糙的木制上下床。每张床只有席子,没有蚊帐、枕头和被子。晚上天气闷热,屋内灯光昏暗,蚊子很多,加上人多噪杂,几乎没法入睡。

  考前的晚上一点没有大考的紧张气氛,同学们为能集体一起外出而激动、开心,大家打打闹闹,还跑到附近的中津河里去游泳。深夜还不时到屋外水笼头上洗脸擦身。我们来自竹峰初中的男同学还和别的初级中学的同学打了一仗,幸亏老师及时干预,事情才没有闹大。闷热和嘈杂,再加上蚊子使得我们快到黎明才勉强入睡。

  考试一共进行了两天,总共考四门课,数学、物理和化学是一张卷子,还有语文和政治。第一天上午考语文。第一次参加这么重要的考试,第一次面对这么严厉陌生的考官,第一次面对如此严肃的氛围,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场重要的考试,一下子紧张起来。但拿到卷子后,觉得题目不像想象的那么难,很快平静下来。可是到了下午考数学,又困又累,结果平时学得最好的数学考的不理想,会做的题做错了好几道,有一道几何题没有做出来,这道题平时应该能轻松解出的。好在第二天已经比较适应了,也吸取了教训,晚上睡的比较好,理化和政治考试发挥的比较正常。

  考试结束回到家里,没人问我考得怎么样。我那时是个非常调皮的孩子,没人会觉得我能考得上,因此,也没有人关心我考的如何,包括我的老师,父母都没有详细问过我的考试情况。我自己考完以后,也没想到能考上中专,也很少想考试的结果。那时候把考取中专看作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,绝大多数人,包括我自己把考不取看作是非常正常的结果。因此,那个暑假我自己也开始参加生产队的劳动,学习农村的各类劳动技能如插秧,收割水稻等,做好两手准备。

  八月初的一天早晨,我和往常一样和我父亲一起去石场参加劳动,和村里的乡亲一起,把石场细碎石头集中起来,卖给铁路部门。到石场干活不到一小时,我的一位大表嫂急匆匆的赶来,告诉大家,公社广播刚才广播一个紧急通知,小华中考通过初选了,让他赶快到公社机关里去填志愿表。听到这个消息,工地上一下子热闹起来,乡亲们放下手中的活,纷纷来祝贺和夸奖。只有我们的生产队长觉得不可思议,他说:“小卫华怎么能考上中专呢?一定是搞错了!”。当时,我一下子从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孩子,变成了大家关注的中心,觉得非常不适应,显得无所适从。我父亲似乎没有太大情绪变化,他只说了一句话:“你赶快回家换件衣服,洗把脸,去填志愿表。”但是,我看见他拿出香烟,划了三根火柴才点着烟。

  1978年9月,我收到入学通知书,被录取到宁国师范学校。对我父母来说,1978年有三件大喜事:他们被错化为右派得以平反,带了二十年的右派帽子被摘掉了;他们又恢复了工作,即将离开宁国去旌德县政府机关工作;孩子考上了中专。当时,能考上中专在一个公社都是一件大事。但是对我来说,还是有些失望。当时觉得读师范只能当老师,而我自己非常希望能有继续学习科学的机会,将来能从事令人向往的科研工作。

  时光匆匆,往事如烟。中考已经过去41年了,在我从小学到博士后23年漫长的求学过程中,经历了无数次的考试,但是对中考记忆愈久弥深,很多情景如在眼前,因为中考是我人生轨迹的一个转折点和新起点。中考以后,我的性格有较大的变化,我变得沉默寡言和内向。我在不知不觉中把少时外在的活跃、淘气和调皮,化作了内心的激情,化作了对科学的崇敬和对科研的向往。

  

 

相关推荐

生涯规划 更多+

交流平台